扒开两片给我舔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c

果然这一招奏效,韵华先开口说:「阿楷,这么晚了,你身上的衣服又还没乾,回去吹风的话可是要着凉的哦!」

放着放着,没想到竟然机缘巧合让她考上了附近的大学,於是顺理成章搬了进来,家具都是阿楷暑假里陪韵华去买的。

「阿楷,来换个衣服吧!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穿就是了……」韵华笑着说,手里拿着一件印有Kitty猫的T-shirt。

况且人家又不是大嘴巴……那不然……」话讲到一半,韵华突然脸飞红了起来,心想自己从没有和男生这样独处过,而且还是和这样英挺的好学长。

肩下一个手掌宽的秀发,由於找衣服的时候披落下来,她於是用手将右边的头发拨到耳朵后,露出白净的耳根,直连到粉颈。

「天哪!美死了!」阿楷心想,虽然自己的女朋友也不错,但是比起眼前这位温柔动人的学妹还是有点差距。

「学长,你先到前面去看电视,这条毛巾先拿去用,湿衣服都脱下来吧!」韵华说着,丢了一条深蓝色的大浴巾出来,随着浴巾还飘着一股淡淡的沐浴乳香味。

阿楷想想也是,谁怕谁,於是就到浴室里脱下湿衣服,顺便冲了个热水澡,下身围了那条浴巾就到前面看电视去了。

「哪有!哪有锁码!我可是正正当当地在看电视、当个好观众,在转台而已啊……」阿楷一脸无辜的样子。

阿楷的嘴唇是那种有「坚毅的嘴角」的嘴唇,看在韵华眼里也不免开始意乱情迷,脑中想着尽是高中时候看的那些爱情小说。

其实爱情小说是美其名而言的,说穿了,就是在爱情有十分之三,剩下的都是男欢女爱的那种言情小说。

便勾着阿楷结实的左手臂说:「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见怪不怪罗!」说完,竟然伸出左手在浴巾做成的帐棚上轻轻拍了拍,接着说:「要乖乖哦……」

这下非同小可,灯光美、气氛佳大概就是指这个吧!阿楷那儿不自觉地跳动了两下,竟惹得韵华噗哧一生笑了出来:「哈哈……好可爱喔!它会动耶!」

更何况,配上这样的灯光和布置,相得益彰呢!显得你很有品味,很有气质,很懂得生活……」阿楷想用奉承的方式蒙混过关。

阿楷放下杯子,便伏向韵华身边,本来想要把咖啡味道都哈过去,没想到这一下竟然靠得太近,变成上半身对上半身地伏在韵华身上。

这时阿楷伸出右手掌来,轻轻从她额头向后掠过去,大手掌像个大梳子般地将韵华栗子色的秀发向后梳去。

於是便顺势将她抱个满怀,左右开弓往她腰眼上搔去,弄得韵华狂笑:「啊!救命啊!啊……哈哈哈……啊……哈哈……」

尽管嘴上这么说,两只手原本乖乖地蜷在胸前,现在却绕过阿楷的腰搂着,韵华自己的腰还左右地轻摆着,十足讨人疼爱的样子。

韵华陶醉地闭上双眼,鼻子里嗅到的是阿楷耳根的男性气味,不由得心中一荡,感觉到下腹部热烘烘地,小裤裤那儿竟然觉得湿热一片。

这时阿楷品上美人香肩,顺着圆滑的曲线,将棉质小背心的肩带往手臂上褪去,露出完整的肩膀、到趐胸微露的程度。

阿楷这时渐渐把两边的肩带都褪到韵华上臂,领口边缘正好在两个乳晕弧线上缘,心想:「这就是所谓的「切线」吧!」才顿时醒了似地领悟到:「这小妮子竟然什么都没穿!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存心的。

一时兴起,便将双掌从乳房下缘旯起,揉握住整个乳球,忙中的粗略估计,大概有个C以上吧?两个大拇指隔着白棉布逗弄着乳尖,舌头在整个上恣意滑行。

阿楷没想到这美丽的学妹敏感度竟然一点不输给自己那个平常只要稍微挑逗一下,马上就泛滥成灾的女友。

「哼……嗯……嗯……楷……你都弄人家最……的地方……」学妹的声很快地把阿楷拉回眼前的现实。

上下排牙齿轻轻啮着乳晕的范围,舌头同时顺时针方向打转,配合着嘴唇一吸一放,让韵华爽得快要晕了过去,毕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经验。

她从一片空白中,顿然想到平常晚上「偷」看的A片中的画面,这才是刚开始而已呢!等会儿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更绝妙的呢!於是期待心一起,身体的亢奋指数又涨了一个停板。

心想:「学长一定以为我是那种女生了啦……」其实她又怎么知道,不少女生在情欲大动的时候,多半会被激发出主动追求满足的。

「讨厌啦!你怎么说那个字嘛……人家会害羞……」韵华的「ㄋㄞ」功真不是盖的,阿楷心想:「真是有天份!」

不过这一回可不一样了,他开始开拓新的战场,除了换吸舔她右边的小蓓蕾之外,更伸出那具有魔力的手掌(简称魔掌)顺着韵华腰部的曲线向下爱抚,并向后滑到了臀部上,浑圆的小上只有一条小棉裤。

阿楷看了於心不忍,又想打铁趁热,於是便吻上她的额头说:「好好好,好华妹,千错万错都是我错,我一定弥补你!」

韵华这才满意,环抱阿楷腰部的手向上滑到他的背部,宽大的括背肌让她再次感受到男性的魅力,有一个想法从脑中闪出:「我要定这个好学长了!」於是伸上双唇索吻。

两个人吻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阿楷的魔力手掌伸向她华妹的去,紧夹着的双腿似乎知道不该阻挠在这儿,松懈了下来。

阿楷这时候再韵华鼓起的小肉丘上用四个指头?弄着,从洞口向上,经过敏感的时特意地施力收尾,然后停留在那小豆子上揉弄。

「舒不舒服?好妹妹?」阿楷说着便向她耳边吹气,这一下让韵华全身神经更紧绷了起来,腰也拱了起来,甚至还主动地和那四根指头夹摩揉擦。

「啊……哼……学长哥哥……你好……坏……哦……哦……可是……好舒服哦……可不可以……再那个一点……」韵华说。

「对……啊……哦哦……哦……嗯……好……舒……舒服哦……」她本来还要讲另一个更直接的字,但却害羞了起来。

「嗯……不够不够,还要还要……」韵华骚了起来,就往阿楷腰部伸去,说着就扯开他的浴巾,让小楷,不,现在是大楷了,弹了上来,贴住韵华的右边大腿上。

握到的时候,「哇哦!好大哦……真的是大楷耶!」同时,阿楷的被韵华温柔纤细的小手一握,更是热力倍增。

韵华的小手握着它向根部推去,这么一个动作,让阿楷的更是完全舒展开来,更是精神一振!他更没想到,韵华竟然无师自通地开始套弄起来,只是轻重缓急一时之间还没能「拿捏」得好。

「嗯……人家……也只是偶尔「观摩」一下嘛……哦……你在报复人家吗?一直弄人家……那里……嗯哼……哦嗯……」

「别急,好妹妹,来……」阿楷双手向下一顺,勾住她小裤裤,韵华也在同时配合地抬起臀部,於是阿楷顺着臀部的曲线就将她的小三角裤褪去。

两个人的手掌、手臂不断摩娑对方的肌肤,滚烫发热的表面下,奔腾的血液承载着两个青春年华的情欲。

一会儿,在两个人的动作中,不知不觉地,阿楷的竟然窝藏在韵华溢满着液体的洞口,两片唇微微轻启,柔柔地包裹着的前缘。

也许是滋润相当足够,韵华也不觉得疼痛,反而敏感的和这样地摩擦,让她不停地在累积着某种奇妙的感觉。

「嗯……有一点点……好像要被撑开的感觉……有点痛……轻……可是……好……好爽哦……」韵华终於说出了那个字。

几分钟后,发现竟然进去的部分已经快要到三分之二了,而韵华只是偶尔说有点痛,清秀的眉毛微微皱起,像是在忍耐。

「嗯……刚刚比较不舒服,现在都好多了……虽然有点痛,但是更多的是舒服……所以你可以开始罗……」讲这种话,把所有主控权丢还给阿楷。

「啊……啊……你……这就是……吗……哼……很舒服……可是……好奇怪的感觉哦……为什么这么撑的感觉……会这么舒服……」韵华一面爽着,一面喃喃自语着。

让在穴儿口轻快地抡过九次之后,再深深地送入她穴中一次,这样一来有个好处是让刚开封的不要被抽送得太过,二来也可以加速累积她的情欲需索。

「嗯……楷哥哥,你都不给人家多的那种……人家要……要深的那种……」说着还把里的肌肉夹了一下。

韵华的乳房正好在阿楷的两只手臂围成的围墙中晃荡不已,同时间阿楷还低头伸出舌头再晃动的乳头上,点水似地舔着。

「学长哥哥……楷哥哥……你都不会……累吗……嗯……我……好像……想要……好奇怪的感觉……该不会……」

「我有点想要尿……的感觉……可不可以……你要不要……停……一下……停……哦……啊……啊啊……哥哥……」

阿楷知道在这关卡之上焉有自毁长城之理?於是更加猛力,但是更用心思在和阴部撞击的那个当儿,刻意在碰到之后再往上提一点,好让那小豆豆能够得到充分的摩擦。

不一会儿,韵华受不了了:「哎……哎哟……哥哥我要……我好像快要……这是那个吗……好舒服……好……爽哦……我知道了……哥哥你用力……快……没关系……我可以……嗯……哦……」

「好妹妹……华妹……你好好享受就可以了……啊……你那里面好紧……好热……」阿楷在她耳边说着。

「哦……啊……天哪……你……你想要吃掉……我啊……这可爱的……小骚货……」阿楷说完猛力抽送。

「对……对……你是我的……我就是……想要把你……吃掉……谁叫你……谁叫你要对我那么好……让我……那……么爽……哦哦哦……」说完,环绕再阿楷腰上的双腿紧紧一缠,下半身不停地抽,蜜汁一出,温热两个人结合之处。

终於忍受不住,把力量灌注在上,向温暖的中奋力一挺,「哦……哦……」一整股浓浓的射向韵华深处。

「嗯哼……好烫哦……那是你的那个吗?好舒服,好温暖哦……哥哥……好哥哥……」韵华叫着馀春,紧抱着阿楷,露出满足的笑容,灵动的眼神诉说着一晚上缠绵的欢乐。

「真是幸福的女生!太阳竟然就只照到我而已,真开玩笑,我比较累耶!算了,男人真命苦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说不定是什么天将降大任於斯人也……」心里虽然犯着嘀咕,眼里却看着美女,其实上天倒是挺公平的。

「韵华学妹实在是够美的!暑假换了戴隐形眼镜之后,把大眼睛都展现出来了……要是我的女朋友也……算了。

其实……说真的,她也不输给华妹……」男人最被女人诟病的,应该就是「嘴里吃着、手里拿了、眼睛还要往外看」这一点吧?

想着想着,突然想到:「啊!约好早上第一节要陪她去听课的说!唉,我这不知道算不算半个妻管严?」於是只好舍下眼前的美景,轻轻起身。

依依不舍,还回身弯下腰来,看着她些许凌乱的发丝,便伸手将它们轻轻掠起,用手指勾到耳后,露出樱花瓣颜色的耳朵。

本来想衣服一穿就赶回住处换衣服上课的,但阿楷想,这样和通俗片中男主角抽事后烟的感觉有什么两样?於是绕到厨房去,开了冰箱,弄好早餐的材料,放在微波炉中,设定好时间,只要一按开始就可以了。

「颓废的大学生就是这样,都快要上课了还没半个人来!」正打着半个哈欠的阿楷心里想着:「早知道我也……」

阿楷吓了一下,觉得这声音真熟,正转头看时,突然一个拥抱从左边抱来:「Honey!早哇!」说完便往阿楷左颊亲了一下。

女孩左手随即提起一个小塑胶袋:「喏!火腿夹蛋、中冰奶,你的最爱!」阿楷反应过来,原来是小晴来了。

「好老婆,这么辛苦,真是让我太太太感动了!来,亲一个……」两人说着就吻了起来,一时兴起竟把对方的舌头当成了早餐,吸吮得滋滋有声,忘记说待会儿就要打钟。

「……一大早的就想那种事,人家是早晨清新可爱的小姑娘,我什么都听不懂哦~~」小晴用稚嫩的语气说。

阿楷拉了她坐在大腿上,左手搂着小晴的腰,然后在她耳畔悄悄地说:「通常这时候说不懂,其实代表你都已经全懂了。

「喔!……」小晴像是触电一样地往回缩,可是却逃不脱阿楷的热唇,更何况她也根本没有逃脱的意思,因为随即又把头往后仰,两秒内陷入陶醉状态。

「嗯~~好香的耳朵哦!」阿楷含弄着她的耳垂,还不时地把舌尖伸入小晴的耳孔内搅拌,舔吮起来滋喳有声。

除了温热的逗弄之外,还有从阿楷的气息直接吹扑,弄得小晴全身瘫软在阿楷怀中;右臂半蜷着,左臂则有气无力地绕在阿楷腰上。

「你……你……你调戏良家妇女……」小晴轻嗔薄怒的语气,半闭半开的眼神展现妩媚,「哦……快上课了……」小晴想挣脱他的攻势。

「没关系……反正又没人来……别想溜掉!」阿楷笑着伸手抓住小晴左半球乳房,虎口咬合处正落在小晴最敏感的乳尖上。

「哦……天哪……嗯……嗯……」小晴极力忍耐着别发出太大的声音,然而有时候从鼻间吐出的娇嫩声音,却比从口中直接喊出显得销魂。

但她左手却也不安分起来,竟然主动地从他腰间索到裤裆,小手握处正是一根铁条,她毫不思索地上下挲模着阿楷,隐隐约约摸到附近时便改用食指尖轻轻缭绕。

小晴坐在阿楷的左边,阿楷趁机会偷瞄她,半逆光的角度,她脸部的轮廓都似会发光,就连鼻尖上的寒毛都显得可爱极了。

阿楷心想:「好个晶莹剔透的小美人!」也在同时,心中浮现了昨夜和韵华的温柔缠绵,暗暗心惊怎么会这么快就和韵华发生了亲密关系。

虽然从韵华进学校的第一天起阿楷就喜欢上了她,但也是疼爱的多,情爱的少,平常时候阿楷总像是个大哥哥,处处帮着她。

看在小晴的眼里,不免有些吃味儿,两人感情虽然甜甜蜜蜜,却也为这件事吵了不少次,每次都得花上好大的力气才摆平。

解释清楚了还不算完,还要甜言蜜语地哄她,如果情况允许的话,还得好好地服侍她一遍,至头至尾都弄得舒爽了才算一回合。

阿楷思忖着:「「床头吵,床尾合」这句话还真有几分真实,只是,唉……没想到我真的做了,将来还有得收拾呢!」转念又想:「韵华真是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平常看起来那文文静静的样子,柔柔美美的,脾气又好,不像小晴,有时候……」

突然,「喂!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呀?」小晴说完似笑非笑地轻轻噘着嘴──这是最令阿楷动心着迷的表情。

小晴这时候却分了心,因为金的阳光正落在心爱的人身上,成熟中带着淘气的个性、刚毅中带着温柔的眼神在在令她心动不已,恨不得能够完完全全地占有他。

阿楷前面坐的一排都是女生,看着他长长的睫毛眨动,觉得那双只准看她一个人的眼睛,怎么净往别的女孩身上招呼,竟然心中顿生醋意。

现在全身成酸性反应的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一个电话也没的事情,便真的忍不住了,於是开口:「喂……」

「昨天上网找资料,找了一晚上嘛……」阿楷顺理成章地编个理由,心里想着:「好险昨天电话拿起来……」

隐约中,她知道阿楷出门上课去了,也知道阿楷温柔吻她额角,心中喜乐平安,翻了个身,把棉被抱紧了些。

半梦半醒之间,嘴角洋溢幸福满足,昨天夜里哪种趐趐麻麻的感觉丝乎还没褪尽,隐隐在腿根夹处燃烧。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韵华大腿微微用力,夹紧棉被让它向自己的方向挤来,圆臀微翘向后挪动,快感竟冉冉升上。

「嗯……嗯……啊……好舒服哦……以前怎么都没试过呢?」韵华虽然常常裸睡,但却是乖乖地躺了就睡。

「好讨厌哦……是谁发明这种……话的……这么……爽的……事情……讲得那么难听……」韵华好像有点语言洁癖。

「嗯……喔……这样……啊……讨厌……」心中还来不及想,花瓣间汩汩泌出了热汁,那棉被一时之间吸吮都来不及!

「哇哦……我的size也不小耶……」心想:「这样看起来还挺美的呢……难怪学长会……」想到这里,满足地偷笑了一下。

尽兴驰骋的她,传来的一阵阵的快感开始麻痹她的思绪,让她无法思考,现在的她只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小蛮腰扭呀扭的,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让金的光束爱抚过她的全身、怀中的棉被磨挤着敏感的肌肤。

忽然她明白那块暗红色痕迹了:「啊……那是……学长吸人家……弄的……哦……在人家身上留下那种记号……种草莓……真……好那个哦……」

想到这里,脸红了起来,「哦……啊……啊……」埋头伏在棉被上,闷喊了一声,感觉自己下面一片湿热,达到。

远远看对面上下两层楼里似有人影晃动,但也不能确定,心想糟糕:「这下可好,便宜了别人……算了,别想这么多,先洗个澡吧!」於是拉起窗帘,就往浴室走去。

「昨天那样,学长一定很累,这么早起还帮我准备早餐,真好!下次啊,我一定要比他早起,也弄个拿手的。

小晴於是带着媚淫淫的笑容翻过了身,趴好在床上,双臂搂好枕头,好把腋下腾出空间来让阿楷能把手臂穿入她胸前。

阿楷心头一乐,想着:「好个小骚货,看我不整治你才怪!」於是左手握住小晴左乳,两个指头刻意夹捻着乳头。

「呀……啊……哦……你讨厌啦……哦……哦……我受不了了……」这是她的开关,被阿楷这么一舔,全身一紧,下面穴儿一颤,洒出了淋漓的热汤。

可是阿楷却没这么轻易放过她,感觉到那股热流的同时,便把强力的抽送改成向内顶磨,想把她送上欢乐的天堂。

「爽不爽啊?小美人儿?呼~」阿楷说完就在小晴耳畔吹气,底下棍猛搅,弄得小晴浑身那股搔痒劲儿不知何处发泄才好,只想用力喊出来:「啊……老公……啊……好……好爽哦……爽……人家了啦~啊……啊……」

「哟!小宝贝,你怎么啦?」他故意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怎么这么湿啊?是不是尿床啦?」阿楷有意调侃她。

「你……你坏……喔……喔……人家不……要了……啦……」奇怪的是,她嘴上每责备一句,心里头就多甜蜜一分。

更奇怪的是,她多责备一句,阿楷就多「处罚」他一分:「到底是要……还是……不要?」看着伏在自己身子下的美丽女孩,阿楷也有点撑不住的感觉。

「真的……」阿楷右手伸到她小腹下面,往里面一捞,抓到了她敏感的小蓓蕾,愣是那么一揉,小晴身体的反应马上就证明了事实:「啊……哎……哎……讨……厌……你欺负我……哦……」

心里突然想到物理学里面的「W=FxS」,骄傲地想着:「原来老二长的好处就在这里,只要力量够,作的「功」自然多很多呢!」得意之处,运棍更加起劲。

「对……对啦……哥哥……老公……好老公……我的好哥哥……」小晴开始撒娇起来,脸上尽是春意,「用力……对……就是那里……快……快干……快干我……那……里……」每次只要听到从小晴口中说出干这个字,阿楷就乐得不得了!心想:生平最爽的事情,就是听到女孩子在床上叫「爽」!」

於是心想要和他一起达到,暗暗运起劲来,把小腹收紧,臀部轻夹,好让穴里的肌肉能够更加着阿楷的大。

「啊……好妹妹……你……你……哦……我好……舒服啊……哥哥……要疼死你……爱你好不好……喔……」阿楷快要忍不住了。

「好……好……当然好……我爱你……哥哥……你可以射了……快点射……射给我……快……射到我里面来……」小晴向心爱的男人讨着阳精。

「啊哎……妹妹……我……我要……射了……喔……」阿楷在崩溃边缘,小晴却先她几秒进入,「啊!……呀!啊……」儿深处突然紧紧吸住阿楷,阿楷於是趴在小晴身上,死命抵紧她,在她耳边闷吼一声:「哦……」他的阳精在小晴儿的吸吮之下,激射怒爆而出!火热的烫得小晴差点就要昏了过去。

「人家那……那里……只是……正常反应嘛!……」她脸颊上红潮还没褪去,花瓣儿似的粉嫩肤触,让阿楷爱不释口,轻轻地吻着。

阿楷缩小到半软的慢慢地滑了出来,两个人都「啊」了出来,因为等会儿那滑出来的时候,就有得好清理了。

小晴叫了声「哦」,之后小俩口齐声「啊!」因为从里流出来好多热热的液体,流在两个人的缝隙里。

手上握着她柔软的乳房,在小晴耳边说:「今天把它们压坏了……」语气中颇有怜爱之意,说着便揉了起来。

阿楷知道她的心思,随即把她躺平,翻到身上,然后一手握一球,迳自轻揉簇挤,还伸出舌来舔弄着两个小樱桃。

「嗄?不会吧!我们今天晚上已经……你还不够吗?」阿楷有点怕了,因为今夜已经足足大战了三个回合。

」伸出手臂要抱他,两个人搂在一起,小晴说:「我应该要好好疼你,对不对?要不然把你搞坏了,我可是很心疼的哟。

「嗯……哈哈……啊……亲爱的……老公……哥哥……我不敢了……我……只爱你一个人……只……只给你……一个人干……人家只给你干嘛……」小晴为了讨饶,使出撒娇的功夫。

阿楷则静静地望着天花板,想起刚刚小晴的话:「我只爱你一个人,只给你一个人干……」对於自己的和学妹的出轨,一时间百感交集、思绪复杂。

低头看着胳肢窝里的可爱女孩,伸出另一只手,从额头往后脑,以小晴最爱的方式,用手指轻轻梳着她的头发。

「我这样,算是背叛了吗?」阿楷想:「可是,我对晴儿一点都没变呀!那为什么我又对学妹……」他不得不去思考,人的感情是唯一的吗?是绝对的吗?只能给一个人的吗?还是也可以在行有馀力之外多爱一个人呢?

和小晴的爱,到底是以什么为基础为凭据的呢?是疯狂又美好的吗?是她那纯洁无邪的任性孩子气呢?还是两个人在求学路上的晨昏相伴?或者只是基於两个远在外地求学的相互照顾而已呢?那这样,爱情是爱情,还是依赖呢?

方才出来只是为了如厕,只套了件海滩裤,里面什么都没有,如果说一般人是搭帐棚,他就是搭蒙古包了。

「嗡……嗡……嗡……」电动棒发出低频震动,学姊的两片像是要努力地夹着它,却又好像快要夹不住它了,双腿开开合合交错不已。

「嗯……哦……嗯……」学姊开始忍不住叫出声来,阿楷那根也随着跳动两下,「哼……嗯……嗯……呼……」急促的喘息声连门外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阿楷也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子里握住套动了起来,那勃起得有点发痛的肉茎不套动两下实在难过。

忽然,学姊翻过身来伏在棉被上,翘夹着的棒差点滑了出来,她小心而且快速地把棒子插进自己的穴里,一切就绪之后,调整强度开关。

「啊……啊……嗯……啊啊啊……」学姊埋头在棉被中的用意,原来是可以放心,然而尽管棉被吸收了大部分的声音,但那娇嫩的喘息声却还是传进阿楷的耳朵中,让他为之一震。

回神过来,才发现除了一间的学弟不在,另一位学姊的房中传出了肉击之声,调笑与欢乐的喘息声一阵一阵地。

然而这回有点不同,学姊转了个角度,奇怪的是这角度学姊直把整个秘地朝着阿楷来,似乎有意要他看个清楚。

阿楷正不知所措不知要不要离开时,学姊出声了:「喂……阿楷……」然后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要他进来。

学姊则性急地伸手要脱阿楷的裤子,阿楷也随他去,两手回到前面来握住丰盈的双乳或轻或重地揉捏着它们。

学姊全身光溜溜地,滑嫩的肌肤在阿楷身上挲磨,往后退去,还用自己的双乳夹着阿楷的擎天肉柱,阿楷从来也没看过这样的淫娃,心里暗叫了声:「好!」突然觉得全身血液都要往集中,忍不住顺着深邃的乳沟挺动老二,把个贴死在学姊的趐乳上。

学姊也不吞口水,整个嘴里含着温润的汁液,加上灵舌出洞,比起平常时候对着穴儿简直爽上十倍、百倍。

学姊嘴里的口水满了,就让它流出来,顺着大半截在外的茎干流下来,流到阿楷的卵蛋上,再由学姊的纤纤巧手承接、涂抹、轻轻揉握。

阿楷只觉得快感一直累积,好像很想,却又射不出来,好几次好像达到了顶峰,却又还可以更高些。

学姊一手抚摸,一手搔弄阿楷小腹,所到之处,一阵麻痒,小腹短暂痛快地抖动抽,瞬间即过,稍息又来。

心里想着:「今夜简直享尽人间艳福!从来也不知道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弄得人要死不活的……难道这就是欲仙欲死的境界吗?」

一般情况女孩子早就要呕,学姊却用吞咽的动作,让整个喉咙产生蠕动和挤压的效果,一吸一夹地想要锁住。

「我……我……我不知道……如果可以……小生……愿意……效命……」现在的他似乎多说一个字都没力气。

「嘻嘻……那……你就放轻松吧……想射,就射出来哦!」说完,学姊便再次把阿楷吞入,让他的核头顶住自己的上颚后缘,使出吞咽的绝技,整个口腔吸得死紧。

「哦!……哦……哦……我射……射了……啊……」一句话没说完,「哦!……哦……哦……啊……停不……下……来……哼……」学姊又再吸吮,「哦!……哦……哦……我会……死……啊……啊……」阿楷分九次把灌入学姊喉咙,这当儿哪会记得几次,是学姊有意识地分三回,每回三次地吸吮整个男根。

衣服裤子都和去上厕所时一样,心中正疑虑时,小晴也醒来了:「喂……你昨天踩到人家的脚了啦……」

「喔……你这个小色晴……不过……今天不行了……」阿楷真的是很累、很累,觉得昨天真的很累,更累的是想不透到底是真是假。

他应了一声,也起床了,到后面阳台拿衣服,遇到正在晾晒棉白学姊,手上拿着正要晒上架子的,看到阿楷,笑着说了声:「早啊!」阿楷满心狐疑,伸手拿过学姊身后面竿子上的衣服,说:「早……早啊……」接着问她着:「嗯……昨天……」还没说完,学姊抬起头来对阿楷耳朵吹了口气:「昨天……舒不舒服啊……嘻……」说完调皮地搔了阿楷的胳肢窝,便一溜烟地出门去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temascree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