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洋子从女校毕业的音乐会上唱“天鹅湖”时,才与声乐家曾根一郎邂逅,在他的认可下,洋子的心中对未来充满希望。

洋子那如火再焚的上身,早为一郎强有力的双臂抱个满怀,当曲子结束时,两人已深深地理入沙发之中,难分难舍了……当男人热情的鼻息不停地吹在她的粉颈上时,洋子的脑海中闪过二个字——!但是由于对于的好奇,与对声乐家一郎名声的向往,击溃了她反抗的心理。

而洋子则用自己的大腿挟着男人的雄物,当那雄具在那裙子上来回摩擦时,那令人忘掉一切的兴奋,使她的淫汁马上弄湿了她的。

完全进入穴肉之中时,洋子早已痛得出声,但是她依然忍耐着,让那不停地冲撞自己的子宫。

洋子与一郎同行,他们巡回地来到了满洲,但是他们的军队正在节节败退之中……当她逃到延吉的部队时,他们和一群军队逃入长白山中。

有一天,有一行小队试着去找水源时,却是一去不返,残留下来的只有歌子与三十开外的道江三人而已。

三人很细心地合抱着大树而眠,第二天早上,洋子往山谷的方向去寻找水源,但突然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男人那充满血丝的双眼中,发出一股性饥渴的光茫,有一股想将道江吞食的焦躁,道江虽拼命抵抗,甚至于一口咬住那男的,男人在一阵痛苦中放了手,但随即一脸怒容地一拳打在道江的脸上。

他在充份地玩过昏倒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之后,男人将道江的长裤脱了下来,他审视她裸露在外的臀部,便将他的手指伸入她的裂缝之中。

男人的早就湿淋淋了,他将道江的双脚放在自己的肩上,并将自己的毫不留情地刺入道江的玉门之中。

“啊……不行……”当她看到此情景时,不由得大叫出声,而带在身上的空罐也碰到树枝而发出声响来。

身体自由时尚且无计可施,更何况是现在被人一把拖住,只要能免除一死,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但是脑海中,实在想不出有何自救的方法来。

男人搓着洋子那奔放的双峰,吸吮着、搓揉着,并抚摸她那丰腴的臀部,然后由臀部的方位慢慢地推进到玉门关前,他用手指百般地拨弄着。

洋子在男人的抚弄下达到相当的快感,那声由紧咬的牙缝中流露出来,全身在男人的魔指下有股令人难以控制的兴奋的感觉。

男人的指尖轻轻地爬行在她的与阴核上,就在阴核轻轻被触压时,两根手指已轻轻地滑入她的膣中,那啾啾的声音令子宫感到莫名的兴奋,早已将生死的恐惧置之脑后了。

那呜呜的声,以及那不得不忍耐的意志,再加上那不停涌出来的淫液,以及男人在膛中加速手指的动作等等。

男人看着洋子那充满情欲的表情,脸上更是发出爽快的笑容,然后细心地将她被绑的双手放在脑后,再用双手去拨开她的,最后将他那巨大的内棒挤入她的裂缝之中。

当它猛然插入时,那阵阵的痛感与快感,早已夹杂不清,当它在子宫口上、下运动时,洋子的全身早已深深地沉醉在快感之中,口中也不由自主地发出声。

女人如此娇态,更令男人感到兴奋,除了更紧紧地抱住女人之外,抽动的速度自然也加快不少,但不论他如何拥抱、挑逗,她的身体就是动弹不得、任人摆布。

把一直在中的女人的腰枝紧紧抓住,一股灼热的直冲向子宫内,此时男人也发出“嗯嗯”的声,然后,突然间失去全身力气似的倒在女人的身上。

对方一脚踢在倒在她身上的男人,而第一个男人因为被踢中太阳穴,他获得绝顶的快乐之后,很快地也就跟着一命归西了。

他是东大的学生,叫伊藤敏郎,从小失去父母,所以一直孑然一身,但个性开朗的他经常带给晓子一家莫大的快乐。

膣口正滴出二、三滴鲜红的血来,秘丘则像馒头一样鼓鼓地,那不浓也不淡的,更是娇嫩,而阴核看起来就像一粒大豆一样。

伊藤将自己的插入一半左右,然后用大拇指去拨开核,那正闪烁着清纯的桃红色的光泽,右手的二指在她的处抚弄着。

在阵阵的酥麻中,感到快感,但玉门也传来阵阵灼痛的感觉,因而她的腰也慢慢向上挺起,并将慢慢地吸入自己的大玉门中。

此时子宫口紧紧地扣住那强有力的,膣口传出的声音来,顺势流出,而二人早已陶醉在欲情之中了。

那喜悦的声音、像暴风雨般的喘息、以及迫切的吸力,晓子为了能获致更大的快感,大胆地将双脚盘在他的上,使能更深入玉门中。

她的手指在时强时弱地爱抚着,然后两根手指开始爬入穴道之中,那脑部则突然传来一股电流般的快感,不自觉地摇了起来,而手指的速度也愈来愈快,在声中,获得最大的。

但是手指却无法再深入内部,晓子彷佛发狂般地站了起来,她突然看见化妆台上有一支细长的化妆瓶,她随手拿了过来,就刺入自己早已湿透的膣中。

当她达到最时,不由得而泣,“啊……受不了了,我要强壮又粗大又温暖的,我需要男人强有力的拥抱,哈啊!哈啊!……”

他会先观察内部一些比较浮华的女孩,找机会约她们出来并趁机玷污她们,之后,并以此要胁她们,使她们成为他的玩物。

“你那可爱的,我一直随身携带着,并且好好保存着……它让我想起,那一夜我们快乐的情景……”

昨天才收到伊藤的信,她满脑子都是对他的思念,甚至于还因为看了他的信而自淫了一番呢!现在回想起来,早已润湿了起来,而且也渗透了出来。

“我以前曾经调查过女工,是因为她们拥有奇怪男人的照片所致,如果是这样的话……”大西好象要把晓子吞下去似的看着她。

他的手由双乳往腹部,“啊……请你住手,放了我……”大西的指尖已接触到柔软湿润的,她赶紧把双腿并拢。

“嗯!真是极品的,阴核也相当硬挺,一定是每晚自己玩弄一番的结果吧!不然不会如此妖艳。

对晓子而言,自从以身相许给伊藤敏郎之后,直到最近常因性不满,而开始有了的行为发生,并且每一次都在幻想中获得满足。

大西职长自然看出少女的娇羞,更是将自己裤内的硬物给拉了出来,然后将她的左、右分开,并将自己的内棒一股脑地挤入里面,那很快地挤入她的玉门之中。

大西职长毫不客气地将他的深深地刺入她的膛中,弄得秘肉非常疼痛,那感觉和她和伊藤敏郎时他小心翼翼的模样,截然不同。

她的脚被男人抓住,悬在半空中,而她的臀部则被微微拉起,那玉门自然也微微向上,使能更深入里面。

即使是因自己的得到发泄,但是大西职长还是会想办法将这一切说成合法化,他双手紧紧抱住上挺女人的身体,并不停使劲用腰力,为了忍住不,他依然全力向前冲刺。

二人在中,完全沉浸在的快感之中……之后,大西经常邀晓子外出,不是在山中就是在野外,要不然就在仓库中媾合着。

她的家被烧毁了,而她的父母双亡,亲戚的家也被毁了,她在一夕之间变得孤苦伶仃,根本不知要何去何从。

大西职长以照顾属下的名义安排她住到大西自己的家中去,他除了获得大家的好评之外,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他的兽欲更可以随时获得满足。

“我今晚有点头痛!所以……”她想逃避,但是大西看到晓子散开来的睡衣裙脚,更是欲火中烧,早已将长裤中的硬物拉了出来。

在短暂的语言争吵与身体揉合之后,传来“哈哈”啊,他太太恼人的叫声……啊!怒不可遏的太太不停地哭泣着,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呢?她心里毛毛的。

当她进入房间后,不由得大叫出声——在一张弄乱的大红棉被上,他的太太正仰躺在上面,她痛苦地辗转着,她的正流出大量的,并且滴到棉被上。

全身欲火中烧的大西把晓子押了过来,并把她的衣服剥光之后,绑住她的手腕,而他太太的正不停渗出来,他不客气地将手指刺入里面。

大西用他左手的手指不停地在她的阴核上来、回摩擦着,然后他将一只奇异的保险套套在自己的右手上,直插入她大玉门之中。

大西看着旁边的太太,拉出自己的宝贝,然后把绑在柱子上的晓子拉下来,使她坐在他那张开双腿的膝上,而手指上的保险套则套在他的内捧上。

被抱起的身躯,由玉门的方位,直接被挤入那变形的保险套的上,由膣的入口一直刺到子宫,令人倍觉兴奋,而子宫在上、下激烈的运动中,全身彷佛遭到电击般变硬,身体也自然向左、右扭摆。

但是大西则按照自己的意思,他的依然插在晓子的玉门之中,而且动作更加粗暴,然后他还抱着晓子的粉颈,并吸吮着她的乳,而右手也未闲着,他伸出二根手指,在他太太的穴中搅动着,二人的声更使他进入陶醉的境界。

他的手指在他太太的玉门中快速地转动着,而又拼命地吸吮晓子的乳房,而大则在保险套下拼命地在晓子的大玉门内冲刺着。

也许是长年习惯于这种性生活吧,大西的太太也是匆匆起床之后就外出了,大西职长发现他太太的东西全部不见了,才知道她已离家出走。

在二次大战结束时,大西利用他的才智而拥有大量的物资,并且以放高利贷的钱自立公司,而晓子也名正言顺地成为董事长夫人,因为她在那之后,再也无法离开他了。

──“败战后四年,她以妾的身份一直和大西生活在一起,但是如果再经过三年这种生活的话,我一定会死掉的,洋子,救救我,帮我想想办法吧!”

大西拿着身旁的啤酒空瓶,将它插入洋子股间,为了让得以早点滋润桃色的玉门,更是用左手的指尖在阴核上揉着,而洋子的臀部也自然地摆动起来。

“啊!你可以进入,你这种玩法相当棒,哈啊、哈啊!嗯!嗯!快点……我想要那个!进来吧!”洋子彷佛在梦中一样,把臀部举起,而则不停地流入空啤酒瓶中。

洋子用力吸吮着,而大西则抚弄着阴核,并将手指伸入膣内搅动着,房内早已充满了的气息与的气氛。

那淫笑的大西在妖艳的赤裸女体上获得感官的喜悦,于是鞭子不停地落下,然后他玩弄着她的脸颊、乳房、玉门,以及阴核。

而早已身心全浸淫在淫欲中的二人,在快乐的声中,共听股间不停传出啾啾奇怪的声音之外,直到天已发白,他们尚不知厌倦。

伊藤是今天早上刚到达东京的,虽然他一直在寻找晓子的下落,但是晓子的家被炸毁,所有认识的人全都不知下落。

“啊……你……嗯……”晓子为敏郎的深情所拥抱,她将一切悲伤忘掉,深深沉溺在爱情之中,不论何事,她也要与拥抱着她的这个男人共同渡过。

二人静静地、以相反的方向趴着,敏郎的脸上正是扩张开来的玉门,而晓子的上面则是她用手抓住、彷佛大鹏鸟般的,她将它含入口中。

他用手指拨开膣口,把舌头探入其中,并不停地舐着内部的秘肉,全身充满着难以言喻的快感,而她也拼命地舐着、吸吮着,二人的情绪都已达沸腾。

“嗯!”受不了的敏郎一直压着晓子,他把她往后拉,并坐在她的膝盖上,开始将刺入对方的中。

一直冲刺着的男根被子宫紧紧吸住,二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大量涌出的流了出来,两脚突然间变得僵硬。

和大西那段热情与痴状——本来她是替晓子去谈判的,但为何自己的性欲如此强烈呢?在爱欲中,将一切全忘在脑后呢?也唯有在爱欲中,她才觉得自己更有活力。

在那件事之后一个月中,除了祝福晓子再度获得幸福之外,洋子也和在中国认识的恩人佐伯再度在一起,为自己的重新出发作冲刺。

洋子的妹妹久美子,今年春天罹患肋膜炎之后,与姐姐分开、来到她父亲遗留下来的别墅,并请一位女佣来陪,在此作疗养。

今天住在附近的朋友小川来访时,洋子故意将大腿张得开开的坐在他们二人的前面,并且不停地扭动着,与他们聊着天。

“啊!”受到惊吓而叫出声的久美子拼命抵抗着,而在黑暗中的男人,迅速地用手覆在她的口中,并将她拖向树林中。

“嘘!不要太大声,免得被发现了,我们一直看下去如何?”洋子身体紧贴住佐伯,和他一样趴在地上,看着刚才久美子被奇怪男人拖到树林中的位置。

“那女孩太温驯了,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男朋友,一点也不懂得男人……为何我如此纵欲,也许是嫉妒她吧!”

“而且一看到久美子彷如仙女下凡般的美丽,和她比起来,自己简直就像动物一样,难道世上真如此的不公平吗?”

“我的想法虽然有些恶劣,但是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有权利去追求人生最大的乐趣的,但这种事却被视为是罪恶,并被冠上破坏道德的恶名。

也许是久美子的月经快来临之故吧,乳房特别地膨胀,特别挺,当他的双手在上面搓揉时,那难以抑制的欲火更是迅速地扩散。

男人的手终于由阴核伸入裂缝之中,那黏黏的淫汁沾满他的手指,他由阴核的上端、就是处圆形似的抚摸。

“啊!小川似乎很喜欢以坐姿玩似的,她是有生以来头一遭!……如果用不自然的方法的话,久美子实在太可怜了,而且一定很痛。

“哇!真的又长又大,那实在大,而久美子的大张,似乎在等待小川的似的,啊!我也觉得怪怪的。

洋子用脚缠住佐伯的腰,拼命地摇晃着,知道他心静如水时,她干脆将手指伸入自己的中,开始对阴部动手动脚。

久美子被压倒在草丛中,早被褪了下来,红色的衣服被拉得高高的,那是否比自己的姐姐更加优异呢?那圆圆的秘丘上长满黑色扇形的,早已滴出淫汁来,而腰部更是大力地扭摆着。

——当膣被整只所挤满时,那感觉很棒,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的滋味,哪里还有什幺理性可言。

“哈啊、哈啊!我要我要,我快要发狂了……啊!我要……”久美子虽然没有说出声,但是她那可爱的摇动的样子,以及那滚热的浸泡着的情景,就足以说明她的情形。

佐伯看到小川与久美子的媾和,再看看眼前爱人在,欲火也早已高涨,于是他用二根指头刺入她的玉门中,而洋子更是混身用力摆动着。

“你一定吓坏了吧!今晚早点休息吧!”洋子将药箱放在久美子的床边,并轻轻为她盖上棉被之后,才离开。

为何自己会有这种超越伦理道德观念的行为而不觉羞耻,反而觉得十分快乐呢!当男人与女人接触时,那份刺激的感觉深深留在心头呢!也许是自己的潜意识的一角,正在深深期待被男人拥抱与吧!

有一晚醒来时,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光——那一夜,她母亲一丝不挂地横躺在丝被上,而父亲的脸则趴在母亲的上,妈妈眼睛微闭,口中不停发出声来,但感觉似乎很愉快似的,呼吸相当急促,并不停地发出声。

此时,身体觉得有点怪怪的,于是她自己把衣服拉开,伸手去抚摸自己的,由阴核到,渐渐地,自己的脸早已像关公一样红了。

于是她用二根指头深深插入自己的玉门之中,她在里面不停地转动着,一边回想那硬硬的的感觉,她的呼吸随着她的手指动作而加速。

女人的手伸向佐伯脖子,大大的眼睛充满魅力,浓艳的嘴唇就在佐伯面前,令他心神荡漾,而那二条发抖雪白的大腿,正像蛇一样缠绕在男人的腰上。

在洋子的玉门中剧烈地运动着,深深地刺入子宫,内部发出“咭啾、咭啾”的声音,而像河堤崩溃般大量地奔放而下。

”高兴异常的洋子爬到佐伯身上,并将自己的扩张,让在自己的阴部摩擦着,她忙着使力,而佐伯也将抬高、配合她在动。

“哈啊!哈啊!不要!”在半途中抽了出来,眼看他的就在眼前,而淫汁早已四液,她自然想再度拥有它。

佐伯正准备到厕所小解,他突然发现另一间卧室有灯光透了出来,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久美子的模样来。

佐伯将久美子的双脚轻轻地左、右分开,而自己的膝盖则向前挺进,那浓淡适中的相当不错,它成逆三角形长在秘丘上。

那似乎没有被男人洗礼过一样,膜像一根手指头那幺大的洞穴,而被小姐般呵护着的阴核也相当大。

然后他用手轻轻剥开她的大,用手指与手背在上面轻轻地爱抚着,那感觉比他以前任何一次的性经验都好,因为对方是不经风情的美少女,那令他的心里更是砰然心。

他用二根指头伸入膣中,他的手指在膣中不停地转动着,那膣的紧密度相当好,的感觉就像一样相当强韧与柔软,那腰部也自动扭摆,配合着手指的动作。

玉门中的已相当多了,舌头长长地伸入那充满女人香味的穴道中,猛烈地吸吮着,淫汁一滴不剩地全吞入口中。

久美子由玉门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她腰部扭摆,伸出玉手去握住那巨大的肉根,肩膀因呼吸急促而上、下扭动着。

佐伯起身采取正常位置,将她的下处撑得更大,试探地挤入膣中,因润湿,很快地全部挤入其中,那润湿的玉门异常地温和,那不硬也不松弛就通过的大玉门。

她用手指拽破纸门,往里面一看,在明月光下看得一清二楚:佐伯正在脱下洋子粉红色的,那股间的庞然大物挺挺而立,而姐姐洋子早已全裸了。

佐伯从桌子上拿了一支带有羽毛的钢笔,他左手摸着她的乳房,右手则用羽毛抚弄她的玉门,女的早已“哈啊、哈啊”地着。

说完,佐伯并没有停顿下来,开始用羽毛由处抚着,甚至于整个——洋子的玉门上的比久美子更黑一点,大上的也是呈黑色的,而也变得更大,由膜被刺正不停流出透明的液体来。

说完,腰部由右部转向左边,好让佐伯更易于玩弄她的玉门,而佐伯则故意抚摸部位,好让他的伴侣更加兴奋。

“啊!讨厌!我也帮你用舐的……”洋子把佐伯拉了上来,将他的含在自己的口中,而手则整个握住它,并轻轻地揉着,时时发出“啾啾”好象很好吃的声音——是洋子一向惯用的手法。

“我已经得到,为何会如此爽快?!你的这幺坏,却使我如此的快乐!”说完,她又用手去玩弄他的大。

此时,佐伯在她的下垫了一个枕头,当要进入女人的股间时,他用左手支撑着上体,右手抓着,在上来、回地抚弄着。

洋子再也忍受不了了,将身体弓了起来,而且腰部向上挺,而佐伯那七、八寸长的大淫棒则找到膣口,一口气地刺入,并且深深浅浅地进、出,甚至于在内部画着圈转着。

那挺天立地的大,用他的腰力猛力地在洋子的进、出着,而洋子的双脚则紧紧地缠住佐伯的腰部,而呼吸早已气喘如牛了。

从久美子的角度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脸,正好可看见他们的情形:那抽动的在进入大量的中时,那淫液就大量地流出外,那“啾啾”的声音中,也生出不少白色的泡沫来。

看到佐伯与洋子幸福的样子,久美子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手指伸入膣中开始……“啊!再用力冲。

他们紧紧抱住对方约五分钟之久,佐伯才慢慢地从洋子身上爬了下来,并用脱下来那薄薄的桃色擦拭着,而她则用他的裤子擦拭自己的。

今日的比赛是由巨人队对中日之战,当他们坐在位置上时,比数是二比一,中日队领先,第六局的下半局由巨人队进攻。

洋子对于随便插话的人相当轻视,但回头一看,对方是一位穿着上等质料衣服的贵公子模样的年青人,她突然慌张的不敢以正眼看他。

比赛结束后,青年人邀请她们到神田川的河畔走走,久美子本来有点迟疑,但洋子因为气佐伯他们没来,再加上她的好奇心,结果就答应了他的邀约。

三人在初夏的河畔散步,一边聊着棒球、文学、音乐等,姐妹俩对于这青年多方面的才艺感到相当的钦佩。

“你们有没有看见那绿色的屋顶,那是我朋友的别墅,走得有点累了,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吧……放心,对方很客气的。

“我的朋友既然这幺说了,你们就勉强答应吧!”井田如此说,是深怕她们两人离开这个家而失去大好机会。

“既然来到这里……你们要想回去,一切全看我们的,如果不听话,也许会要你们的命……你们把衣服吧!”井田露出首领的本性,指挥着花井与时冈。

“哈哈!不错,喂!这里交给我,你们去玩那个女人吧!如果淫汁够多时,就和我交换,喂!正好,哈啊!我要冲了。

“轮到我了!”时冈这时也将刺入久美子润湿的玉门中,那武装的大,很快地潜入膣肉之中,并且巧妙地使用着腰力抽动着。

而久美子好象是的化身一样,全裸的身体早已通红,并发出呜呜充满的声,而更像黄河泛滥般大量溢出,虽然口中一直叫着:“啊……不行……啊……”

另外,井田在玩弄过玉门之后,要她四脚着地的趴着,吸吮着花井像松茸般的,而井田则从后面抱着洋子,将他火热的刺入玉门之中,整支都深入她的中。

井田用一只手抓着,在玉门处摩擦着,有时井田的在她的摇动时,会毫不容情地刺入子宫中。

井田要时冈退下,将久美子顶在墙壁上,令她双脚大开,他毫不客气地将刺入久美子的玉门之中,他使用“三深九浅”的技术,不停地压迫膣肉。

因此,洋子与久美子在三人旺盛的性欲中轮番被挑逗、着,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早已陷入半疯狂的状态之中,玉门在不停的被袭下,更露出一股特殊的淫态来。

“佐伯,我们应该怎幺办好呢?”第二天早上,佐伯与小川去警局保了洋子与久美子,回家之后,她们问道。

”像这种姿势,可以更深入,哈啊哈啊……很棒……啊……快用力冲啊!“洋子彷佛在梦中一样地扭着,用阴核摩擦着他的,就在大量涌出时,佐伯突然把抽出。

”这个样子……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啊!怎幺办?由旁边进入,也许会更深哦!哈啊哈啊!啊!出来了,啊……好棒。

女人如此热情的动作令他难以忍受,他急忙把衣服,而久美子也赶紧脱下,他把脸趴在她的玉门上窥视着。

”久美子,你知道吗?当时真是很抱歉,你有没有想起在后山公园的那个男人,现在你知道了吧!“”啊!当时那个男人……啊……“久美子更娇羞地把脸埋在小川的怀里。

”久美子,我已经受不了了,久美子,你的已润湿,可以进入吗?“”嗯,我也是,快进入,我已经属于你了,嗯!快点,快点嘛!“小川和久美子这对新情侣在彷佛中不知大战了几回合。

二人口含着酒,相互移到对方的口中,然后他玩弄着她的乳房,并不停地吸吮着,而她的也早已润湿了;而她则从他的长裤中抽出大,并上、下不停地玩弄着。

”好啊,很有趣的样子,我们两人全裸着,多没意思啊!你绑上我的,我穿你的小如何?“伊藤说着将晓子弄乱的睡衣脱下,连她的也脱了下来,而他自己也脱下长裤,绑在腰上把玩着。

不久,晓子的玉门早就润湿了,而则在接触到淫液时,一发不可收拾,更何况他们二人早已气喘如牛了。

“”晓子,现在不可以,我们还要好好乐一乐呢?现在我们裸裎相见吧!“”哇!好棒,一边跳舞一边进入……“

不知不觉间,腰部的长裤滑落下去,他们的上半身早已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了,隆起又坚挺的乳头、和那柔软的乳房,令人感到特别舒畅。

伊藤将晓子顶在墙壁上,一脚抬起,然后将大挤入玉门之中,晓子也一直忍耐着,并将撑得大大的。

”敏郎,快点快点,我好高兴,快点进入,别让我焦急,我已经不行了,快点从后面进入吧!“已经欲火高涨的晓子哭了起来,身体不停摆动,并把臀部举得高高的。

伊藤左手匡住,右手去分开她的,并用两根手指静静地打开玉门,那”瞅啾“的淫液在揉搓中变成热热的白泡。

伊藤的插入到只剩下,把里面挤得一点空隙也没有,然后他技巧地抽送着,而晓子也紧紧地夹住大,并用力前后、左右地摇动着。

伊藤把抽出满是淫汁的洞中,”晓子,等一下!“他把晓子抱到自己的肚子上,因为晓子比较喜欢由后面贯穿,而其淫汁又将伊藤的包得紧紧的,简直是一副的模样。

因为伊藤尚未恢复元气,整个身体都未舒展开来,但为了使晓子的后面快感得以延续,他开始舐着由玉门不停流出来的淫汁。

“这一次也爬上晓子的肚子上,并在她的上垫着枕头,手持他的大,就在她的上来、回地摩擦着,然后一股作气地将它插入里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temascreens.com